重庆再打通一条直通东盟的公路通道

深处内陆2000公里的重庆市近年来一直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中国的“芝加哥”,而修建出海通道是兑现这一目标的基础和前提。5月18日,重庆再打通一条直通东盟的公路通道。

直通东盟

“如果采用我们提供的方案,重庆的货物可以在2至3天左右运抵新加坡。”泰国卡特物流公司总经理助理钟琦5月17日在“重庆-东盟南向国际物流大通道商务恳谈会”上说,如果不通过公路运抵新加坡,而通过上海或通过广西的港口出海转运,耗时将长达23天。

钟琦认为,该公司可以为重庆的货物在东盟区域内的流通,提供全程高速公路运输方案,且有备用线路可选,司机也只需要在指定休息处休息,一般情况下,整个运输都可会在换车不换箱(记者注:本处特指集装箱)的情况下进行。

钟琦称,这些货物的跨境运输,将有完善的保安措施,如用GPS对这些车辆进行全程监控,以及设置开门感应器等,确保货物在途安全。

恳谈会后,重庆市巴南区政府分别与泰国卡特物流公司、重庆市交通运输控股公司、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建设委员会办公室,签署了有关重庆通往东盟国家的大通道建设、园区建设的合作备忘录。

不过,这只是一个区级政府与几家物流公司的合作备忘录,要想全面打通这条跨境运输大通道,还需要更多的制度支撑。

“目前看来,至少还有三件事要做,一是要争取在巴南区南彭设立一个24平方公里的”东盟保税物流中心”;二是需要设立重庆至东盟的直通口岸,因为该市货物以前只通过广西凭祥出海;三是要打通监管和多国海关通道或”关检互认”的问题。”重庆市巴南区区委书记李建春说。

李建春透露,该区推动的这一个“重庆—东盟南下物流大通道”计划及上述三个问题,“在重庆高层的关注下,已经启动。”

“渝新欧”提速

重庆市此前已经有成功案例可资借鉴。

2008年后,重庆市先后吸引惠普、宏碁、华硕、东芝6个世界最大的品牌商和6个世界最大的制造企业商,同时带进了700个零部件原材料企业,这一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在2013年可生产出1亿台网络终端产品,占全球1/4的规模。如此巨量的产出,如果没有出海通道支撑,其发展必然受限。

2008年,重庆市启动“一江两翼三洋”战略。“一江”是指重庆沿长江黄金水道到上海,连接太平洋;“两翼”中的西北翼指从重庆出发,沿兰渝铁路到新疆,由阿拉山口出境,直抵荷兰鹿特丹港的铁路通道,连接大西洋;西南翼是沿渝滇铁路,滇瑞、滇缅铁路,到缅甸南部的印度洋港口。

2011年6月,重庆市通过铁路将集装箱运输至广西凭祥,再转口出海的方式,拓展出了一条新的出海通道。

不过,正当重庆市极力打通欧美通道的同时,该市的外贸指标发生了重大变化:此前几年,东盟在重庆的出口目的地中一直位居第三至第四位,但今年1~4月,东盟一举跃升为重庆第一大出口目的地。在此背景下,此前曾任该市外经委主任的李建春提出了“下南洋”的方案。

5月18日,该市“第16届中国国际投资暨全球采购会”上的“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扩大进口恳谈会”披露的信息显示,受多段铁路提速影响,今年“渝新欧”的运输时间将缩短为12~14天。此前该线路的运行时间是16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